逐渐被蚕食的无头冢
发布时间:2019-12-06 13:09 访问次数:      信息来源:中共威海市委党史研究院 字号:[ ]

环翠区委党史委  罗雪萍

 

在草庙子镇泉东村西南的一片农田里,有一座无头冢,它沐着风淋着雨,静卧在苍天大地怀抱中,无声无息地走过73个春秋。这里安葬着抗战时期11位革命烈士的躯体,他们是清剿反动组织大刀会时牺牲的每年清明时节,村里会组织学生扫墓,祭奠逝去的英灵。

抗日战争时期,曾散布在文荣威边界一带的大刀会,是一支投靠日本侵略军的反动土匪武装。它是由佛教会(南会)先天道会威海卫分会、先天道防共救国会衍变而成的。

1940年1月,在驻威日军的支持下,先天道会北平东城分会会长高敬新和林景阳带着先天道北平总会的证明和成立威海卫分会的方案,送呈给威海日伪机关。日伪特务头子认准它是一个封建迷信团体,可以利用,很快给予批准,成立了“先天道会山东威海卫分会”。6月,成立了“先天道防共救国会威海卫分会”。他们宣称“先天道是天兵神将,枪刀不入,与共产党势不两立”,跟随日伪政权,叫喊“中日亲善”“大东亚共荣圈”等,成为驻威日军的忠实走狗。先天道开设的武会就是大刀会,大刀会徒编为三个大队,大队长为丁大维、鞠兆远、刘启祥,会址设在威海城北“三太爷庙”处。

先天道会威海卫分会成立后,会长邵连荣派朱寿山去文登、邢沈元去荣成活动,通过孙建民、孙文英等人与荣成伪军取得联系,成立“先天道山东荣成分会”,孙建民任会长、王树升任副会长,只是后来未成立大刀会。文登大刀会经过伪县长徐瑞卿的认可后,于1941年春成立,乔桂茂任会长,刘清海任副会长。荣成的先天道徒,分别参加威海或文登的大刀会,文荣威大刀会会员达2000多人。这些汉奸道会武装,身背大刀,佩戴黄色袖标,依恃日伪军,横行乡里。1941年春,邵连荣接受日本宪兵队的指派,带领徒众到宋家洼“清乡剿匪”,又到于家夼和文登的南字城、汪疃、底湾头等地抢粮抢物,搜捕抗日群众。一大队长张福永率道徒百余人到荣成不夜村一带敲诈勒索,并抢劫了一个合作社;二大队长丁大维带领徒众百余人到林村集一带抢劫,当场被荣成抗日武装特务队打死打伤5人,特务队牺牲1人。文登大刀会经常配合日伪军下乡“清剿”,催缴粮款,捉丁拉夫修碉堡。这些便衣土匪,出没不定,群众深受其害。

1941年9月14日,威海抗日大队在副大队长柏希斌率领下,由文登民兵武装配合,夜袭洪水岚北台大刀会分会。因泄密,加之敌情不明、地形不熟,反遭敌包围。致使抗日武装遭受重大伤亡,王日文等11人牺牲,10多支枪被抢走。大刀会头子刘清海为了显示自己的功劳,将牺牲烈士的头割下,抬到文登城游街,受到文登日军和伪县长徐瑞卿的赞扬,并奖银盾一座。1942年1月24日,国民党郑维屏部一个班到架子山一带活动,被文登大刀会包围,郑部有2人被打死,余者全部被俘。次日,大刀会头目乔桂茂将所获枪支献给文城日军,日军发觉偷袭刘公岛抢劫军火是郑部所为,3月26日,乔桂茂与日伪一起制造了“营南惨案”,杀害文登县营南村民130人,烧毁房屋1008间。

为了适时地消灭大刀会,文荣威联合指挥部决定:集中兵力,抓住战机,予敌以歼灭性的打击。当侦察得知大刀会400余人活动在文登西北岔、岚宅一带时,文荣威三县抗日武装在王子明指挥下,于5月6日,向其驻地岚宅总部发起猛烈攻击。在抗日武装强有力的突然打击下,大刀会徒众“枪刀不入”的迷梦破灭了,漫山遍野分散逃命,有十几人被打死,200余人被活捉。乔桂茂带领道徒40余人向岚宅西山夼溃逃时,被威海抗日大队击成重伤,后被愤怒的群众当场处死,文登大刀会会长周同海也被击毙。被俘的大刀会道徒,经文登县政府教育后予以释放,大刀会基本被抗日武装击垮。但残存的反动骨干仍不思改邪归正,先天道北平总会又委任邢沈元为文荣威大刀会指导专员,再次网罗道徒,以求再起。邢沈元得知桥头南台伪军正在修据点时,便率道徒20余人投靠伪军小队。威海抗日武装于7月8日夜间,袭击了南台大刀会,经过20多分钟的战斗,打死敌10余人,俘虏7人,大刀会头子邢沈元和原二大队长丁大维被击毙。桥头南台一战,终于使祸害文荣威的反动大刀会武装彻底覆灭。

在歼灭大刀会的系列战斗中,威海抗日军民付出了鲜血和生命的代价,其中最惨痛的当属洪水岚肃逆战役。当时被砍下头颅的11具战士遗体,被草庙子镇泉东村村民自发掩埋,形成无头冢,并立石碑纪念。这些烈士为威海的解放,为胶东大地的昌盛,奉献了自己的生命。他们这种义无反顾勇敢献身的革命精神、奋斗精神、牺牲精神,永远值得我们敬仰。今天,威海政治、经济、文化的发展,都走在了全国的前列。烈士鲜血浇灌的沃土,成为共和国最发达的地区之一。看到这般景象,先烈们该含笑九泉了。

但是无头冢的现状令人担忧。1997年4月,草庙子镇修建烈士陵园,将石碑移至陵园内,11名烈士的墓碑就是陵园的灵魂。无头冢不易搬迁,原样保留在泉东村。由于长年风吹日晒、无人管理,冢上长满荒草。加之冢座落在农田里,边缘已被蚕食了一部分,仅垂直裸露出的新鲜黄土就约半米高。村民们担心无头冢可能会被蚕食的越来越历害或在开发建设中被破坏掉。

革命遗址是历史形态,是真实的历史记忆。针对现在城市建设中出现的一些现象,中共中央《关于加强和改进新形势下党史工作的意见》(国发[2010]10号)指出要“切实保护重要党史遗址,切实保护革命烈士纪念设施,针对存在问题采取有效抢救措施。加强革命文物和党史遗址保护工作,严防在城市改造、农村建设等过程中毁坏具有文物价值的党史遗址”。如果有一天,先烈用鲜血和生命铸就的革命遗址无声无息的消失了,将是一件多么令人痛心疾首的事情。烈士精神是我们党、我们民族最宝贵的精神财富,是深厚的历史文化。历史是一个民族的精神家园,文化是一个民族的灵魂,历史文化影响着一个民族的精神世界,它决定着一个民族的未来发展。被逐渐蚕食的无头冢,引起百姓的担忧,使党史工作者身感责任重大,有关部门也正在关注此事的发展。

草庙子镇烈士陵园远景  201473日摄


草庙子镇烈士陵园内洪水岚战斗石碑和11名烈士墓            201473日摄


矗立于草庙子镇烈士陵园内的洪水岚战斗石碑201473日摄


                                                位于草庙子镇泉东村的洪水岚战斗无头冢201473日摄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